盲人按摩服务,为何走向道德衰落?

众所周知,按摩推拿已经走向国内城市的每一处角落,特别是这对北上广深地区更是随处可见按摩养生的场所。这说明什么呢?现代人在养生休闲方面更加注重按摩推拿类似服务来作为生活娱乐的一种方式。而今天,我们要讲述的是盲人按摩服务,它是如何从传统的推拿养生走向道德衰落…

盲人按摩场所在上海比较集中,基本上每个区域都会见到类似的盲人按摩门店及会所。盲人按摩虽然立牌不同但服务都是大径相同,可在服务理念里,越来越多的商家将色情化融入了盲人理疗师的手法中,很多客人虽然为了满足好奇心驱使而竟然喜欢上盲人“按摩’服务。

从业盲人按摩的理疗师绝大多数属于先天性失明及眼疾者,这类群体当中不乏男女老少。因为自身的眼疾而被动了选择了按摩这一份职业,从手法及专业方面来说盲人理疗师的敬业精神是不错的,加上熟练的手法可以说超过一般休闲店的技师水准。但为何按摩市场竟然出现盲人按摩色情化发展呢,这与市场经济衰落有不可密分的关系。

上海的按摩理疗师每月平均到手收入在3000~5000元之间,基本吃住都由商家提供。一些不良商家老板为了追求更多的利益开始动起了坏心思,他们将不正当的按摩手法运用到了盲人女理疗师身上,给她们做大量的思想工作,运用打擦边球的手法来吸引顾客,尽管这些理疗师缺乏自身的美貌及身材,但在消费价格上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满足了一部分社会底层民众的需求。

很多女盲人理疗师虽然失明但不是绝对的双目失明,可以见到一丝余光。她们在老板的怂恿下而走向色情化服务,采取专业的按摩及推拿手法在加上一些色情元素来撩动顾客的原始欲望,最后在狭小的按摩房间里面给予顾客一丝生理上的慰藉,而这些女盲人理疗师最后也不得不采用身体放水的道德败坏来赚到更多的提成收入。尽管这样,她们的收入虽然从四五千上涨到七八千,但真正受益最大的还属会所老板。

上海按摩行业从最初的色情交易发展至现在的盲人按摩色情化,可以说是道德衰落的表现。利用了人性的弱点而将这些弱势群体成为了赚钱的工具。相反,社会底层的民工也需要发泄,他们在对高消费的按摩场所避而远之的时刻会将目光锁定在盲人会所里,选择廉价的按摩来发泄情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