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上海娱乐:把青春当作商品,她们现在出卖身体

这二年疫情大肆席卷全国,各行各业受到冲击,降薪潮失业潮可以说愈演愈烈。民生问题政府在慢慢修复,但市场经济却向正在泄气的气球一样萎靡,哪怕是高度发达的夜上海也一样逃不过现实的命运,经济得不到好转可见那些正在出来找工作的年轻人会怎么选择?路在何方也只能自己去想办法。



魔都始终以来都是夜生活发达的地带,很多年轻女子为了解决当下的窘状怎么办?有的女孩却无法接受眼下的危机甘愿做起了楼凤,什么叫上海楼凤?这听起来就是让人浮想联翩的职业,女孩从清纯的思想变成有损尊严及底线的性工作,而正式这种大环境的冲击下我们见到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挑起了这份职业,虽然有感侮辱尊严但在贫困面前她们选择了妥协。

上海楼凤就是一楼一凤的真实缩影,女孩把自己当成商品一样设立好标价然后供男人选择,合适就产生交易。这种不法的楼凤市场在上海较多,数以万计的女性们都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就职,用自己的身体赚到她们意想之外的收入。有了第一次的惊慌失措下海到最后的习以为然,更多女子竟然爱上了楼凤职业。



与楼凤同类的是分布在夜上海会所的公关小姐,也可以被称为“三陪”,她们的工作就是陪客人喝酒唱歌聊天,情到浓时会有客人花大价钱买钟出去,俗称“上宾馆”,直白点来说就是过夜。正是因为现在环境不好,失业太多让一些女性们被迫成了在夜店就范的无奈选择,当下也有很多女子心甘情愿的选择下海,因为她们无法坚守辛苦的工作和流水线的打工生活。赚快钱自然成为她们的目标。

出卖身体并把它当作商品不单在上海夜场表达的淋漓尽致,很多一二线城市都可以见到她们的缩影。她们的想法很简单,觉得只能做偏门才能缩短赚钱的距离,早点储足足够的第一桶金或存款作为保障。而想到那些在工厂挥汗淋淋拿着低微薪水的人她们的思想早已经变得扭曲,因为这些女孩靠着身体已经无法接受那种非物质的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